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爱心企业正文
民办非企业组织注册政策放开 农妇三个月完成注册
打印本页 2014-06-13 来源:

从一个农村妇女到一个社会组织创始人,短短4年,张念的人生发生了重大改变。

张念,留着短发,皮肤黝黑,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赵桥镇白吕义村人,看上去与一般农妇没什么区别。只是,她在短短3个月内成立了一家名为河北省武邑县欣苗社区服务中心的民办非企业。

说起刚成立的这家民办非企业,张念高兴地说:“这次注册很顺利,非常感谢县妇联。”

2011年7月,河北省武邑县欣苗社区服务中心正式成立,挂靠单位为武邑县妇联。主要宗旨是提升当地农村妇女的能力和素质,帮助他们寻求致富门路。

注册环境宽松

张念在执行项目过程中看到,农村妇女是社区发展中的重要力量。于是,她组织全村妇女寻求致富门路,组织她们搞起了肉兔养殖,现在发展到32户家庭,繁荣了当地经济。

此外,她还针对村里脏乱差的现状,成立了女子清洁队,定期清扫垃圾和街道。她们的行动,增强了全村人注重环保的观念。

从2007年至2010年,张念通过多次系统培训,在众多妇女中脱颖而出,在县妇联和巴迪基金会的支持下,2011年7月,正式注册成立“欣苗社区服务中心”。成立后,由张念负责共举办农村妇女培训班6期,培训妇女220人次。

而武邑县妇联对“欣苗社区服务中心”开展的环境建设项目非常认可,认为该项目对提升当地农村妇女的能力和素质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因此,在注册过程中,县妇联工作人员主动找到张念,因为他们看到张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不敢说话到能有条有理地表达,县妇联工作人员也觉得不可思议。

国务院扶贫办外资项目管理中心国际合作处处长刘胜安说:“在农村做项目,要看农民需求,要受到农民的欢迎。另外,农村基层社会组织要做与政府互补的工作,政府做不了或没精力做的,让NGO去做,达到互补和共赢。”

张念能顺利注册一家民非组织,除自身原因外,政府部门降低注册公益组织的门槛也是主因之一。

清华大学公共政策管理学院NGO研究所何建宁表示,社会问题的解决需要政府和民间双方合作,政府力量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NGO可以参与。

“张念在3个月内就注册成立了民办非企业,这是个积极的信号。”何建宁说,社会组织的角色越来越重要,民政部对《基金会管理条例》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简称“管理条例”和“暂行条例”)的修改稿已于去年底上报国务院法制办,其中在“暂行条例”修改稿中,对双重管理体制将有所突破。

一次培训改变命运

2007年3月以前,张念还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照顾公婆、抚养孩子,虽然她觉得要做点什么事,可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儿。

那一年3月,改变了张念的整个人生。

当时,境外NGO巴迪基金会前往河北武邑县做环境建设项目,以提升农民的自我发展能力。该项目不仅仅是给农村提供技术和物质支持,重要的是更专注于通过一系列教育课程培养农村妇女为社区做贡献的能力、品质、知识、技术和态度。

巴迪基金会项目主管周鹏说,当时邀请农村妇女参加能力培训,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没文化、不识字,可又想看看这个培训究竟是什么,因此很多妇女都来了。据周鹏回忆,当时张念也在这群人中间,“她很害羞,不说话,也不发言,就在角落静静地听课。”

周鹏清楚地记得,五天的培训结束后,张念给他留了张纸条,说通过这次培训自己受到很大的触动。

之后的变化连张念自己都没想到。这次培训结束后的四五个月里,她每天记日记。在日记中,她写道自己以前胆小、没自信,培训之后有了很多想法,她说以前是依附在别人身上的藤蔓,培训之后变成了一棵青松。

随后,张念开始思考自己有什么优势,适合做什么工作,她觉得自己的视野逐渐被打开了。

而张念的这种变化被巴迪基金会项目负责人发现,并被识别出来。2009年4月,巴迪基金会在武邑县发展基层项目小组时,开始让她尝试做项目。“从基层挖掘人力资源,对方的学历和经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社区发展作出贡献。”周鹏说。

巴迪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安小雨表示:“所有人都有潜能,只要给他们机会和教育,他们就能发挥出自己的潜能。”(杜志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