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博爱杂志真情讲述正文
武汉“妈衣团”飞针走线缝制幸福
打印本页 2016-02-01 来源:《博爱》

文/巴根草


拾起记忆中的“妈妈衣”


金春丽在武汉市某商场上班,19岁的儿子刘晨是武汉生物工程学院大一新生。几年前,丈夫身患重病,金春丽不得不挑起家庭的重担。她起早贪黑忙碌,渐渐地和儿子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

深秋的一天,气温骤降。午休时,看见同事李姐正在织围巾。针线穿梭,勾起了金春丽儿时的记忆。那时,家里兄弟姐妹多,经济上也不宽裕,每年到了入秋时节,母亲便开始织毛衣做棉鞋。到了冬天,他们兄妹便能穿上暖和的棉衣、棉鞋了。那种温暖的感觉,她一辈子也忘不了。想着儿子到了冬天容易咳嗽,金春丽决定给儿子织条围巾。

半个月后,围巾织好了。黑白条纹的样式,上面还织了枫叶图案,简单大方。送给儿子之前,金春丽心里忐忑不安,生怕孩子不喜欢。哪知,儿子收到后爱不释手:“看不出来,老妈你还是一位手工达人。”见儿子喜欢,金春丽也乐意多做一些。于是又亲手给孩子织了手套和毛衣毛裤。

一次,刘晨带着几个同学到家来玩。一位扎着长辫子的女生在厨房里给金春丽打下手,两人一边洗菜一边聊天。“阿姨,您不知道,您给刘晨织的毛衣他有多宝贝。”女生的话让金春丽很是惊讶,看着孩子眼中羡慕的神情,金春丽笑着说:“要是你不嫌弃,阿姨也给你织一件。”

金春丽赶制出来一件毛衣,托儿子送给了那个女生。刘晨告诉妈妈,女同学收到毛衣后特别开心。

一件小小的毛衣收获如此多的感动,这让金春丽有点受宠若惊。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什么样的款式和材质都能买到。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怀念“妈妈衣”。可随着时间流逝,很多人发现只有妈妈亲手做的衣服才最服帖最舒坦,没有多余的花式,有的只是暖暖的心意。

金春丽把自己的感想发到了武汉当地的一个论坛上。很多人为其点赞,掀起了一股关于“妈妈衣”的大讨论,更有不少人表示要跟她学做衣服。

在网友的推助下,2014年5月5日,金春丽创建了“武汉帮”手工制作群,大家相互交流手工制作的经验和心得。因群员大多已为人母,又都是为孩子做衣服,群员更喜欢称其为“妈衣团”。


手工婚纱敲开女儿冰封的心


很快,群员从最初的十几个人变成了两百多人。刘晨知道后也很支持:“以后遇到网络问题,包在我身上。”

2014年8月初,有人申请入群:“作为不称职的母亲,我想在女儿大婚前给她做件婚纱。”金春丽立刻将其加了进来。她叫顾清,46岁,湖北荆州人。20年前和丈夫离婚后一直单身,女儿跟前夫。刚开始,经济条件不好,顾清连自己都养不活,更谈不上抚养女儿。久而久之,女儿跟她的感情越来越淡漠,往年给她买的新衣服也都会原封不动退回。可女儿结婚在即,顾清想为女儿做一点事,弥补这些年的缺憾。

顾清的故事打动了金春丽。可她平日只做简单的手工,完成一件婚纱实在是太困难了。群里“手工大神”多的是,金春丽决定让大家伙都来帮忙。

金春丽在QQ群里发消息:“江湖救急,有没有人做过婚纱?”一位80后妈妈说:“我经常在家给孩子捣鼓制作一些小衣服,都是自己设计自己做,要不我先试试看能不能帮着画个图?”听她这么说,很快有人附和:“先把图画出来,到时再一起想办法。”

素不相识的姐妹们这样帮自己,顾清很感动,希望女儿收到这样一件婚纱,能原谅并接受她。

很快,婚纱设计手稿出来了,主打中国风,白色的蕾丝缎面上绣着传统的牡丹图案,高贵大气。顾清非常喜欢。但设计图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怎么做出来。金春丽主动提出帮着选材料。在布料市场跑了一整天,做婚纱所需要的材料才弄齐全。“妈衣团”另外两位“大神”级成员张晶、王灿,主动提出帮忙。

在金春丽家,四个人第一次聚到了一起,开始制作婚纱。金春丽心里很紧张,如果哪个环节出了错,婚纱可就毁了。她们没有时间再去做第二件。

顾清拿起剪刀,“咔嚓”剪开了布料:“我尽力去做,不管好坏,都是我对孩子的祝福,相信她会懂。”金春丽拍拍她的肩膀:“没事,都说孩子是父母前世的冤家,哪家的孩子都有不懂事的时候。你女儿收到这件婚纱,肯定会明白你这当妈妈的苦心。”

经过数十天的齐心协作,婚纱雏形完成了。金春丽还特意从群里找来几位刺绣高手,给婚纱绣上一对栩栩如生的并蒂莲缀在左侧衣摆上,婚纱变得更美了。

婚礼前夕,顾清把婚纱寄给了女儿,还夹着一封信:“孩子,在和你爸爸离婚之前,我们一直是把你当公主养。玩游戏时,你曾经把床单披在身上,幻想自己是个真正的公主。

“其实,我很想你能一直幸福,带着美好的愿望,就这么幸福下去。可有时候,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和你爸爸离婚,是无奈的选择。但不管我们在哪,你都是我们的小公主。亦如我对你的爱,从未减少过一分。

“你即将结婚,步入一个新的家庭。妈妈给你的除了祝福就是这件手工婚纱,这是几位阿姨一起帮我做的。缝制这件婚纱时,妈妈把祝福都缝了进去,我希望你能穿着她,从此一生无忧。”

婚纱寄出去好几天,顾清没得到女儿的回音。就在她快绝望的时候,前夫打来电话,说女儿邀请她参加婚礼。

婚礼当天,女儿穿着妈妈亲手缝制的婚纱,走上了红毯。顾清拍了很多照片,传到了群里,还给大家发了喜糖。她说没有“妈衣团”,就没有她和女儿相拥这一刻。

从那之后,顾清成了“妈衣团”的忠实群员。金春丽组织的活动,不管多忙她都会参加,她还说要多学点做衣服的技能,等女儿有了孩子,她要多给外孙做几件新衣服。


藏在针线里的爱


2015年7月,“妈衣团”群员王岚生了个胖小子。大家都为她高兴,知道她喜欢做衣服,所以送来好多布料。做完月子后,王岚闲不住,便在家里给儿子缝制小衣服。每做一套,她都会上传到群里。

看着那些可爱的小衣服,妈妈们七嘴八舌聊了起来,纷纷表示也要给自己的子女或孙辈做衣服。有人接话:“至今我都无法忘记,小时候妈妈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为我和家人赶制衣服的样子。”这句话霎时打开了所有人的回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聊起了小时候看妈妈做衣服的事。

聊着聊着,金春丽心里忽然涌起一丝心酸:“妈衣团”更多的人是为孩子做衣服,有谁能想起自己的老妈妈,又有谁亲手为妈妈缝制过一件衣服呢?包括自己在内,他们把精力大多放在了孩子身上,却不曾回过头来看看,那个曾为家人缝制衣服的妈妈已经老了。

金春丽决定为母亲做几件衣服。一天,她拉着母亲的手说:“妈,走,去买料子我也给你做几身衣服。”母亲听后摆摆手:“做什么衣服,我的衣服还有好多没穿过哩。”金春丽鼻子一酸,不由分说就拉起母亲逛布料市场去了。

陪着母亲,金春丽筛选了两块价廉物美的布料。想到母亲过几天要回荆州老家,金春丽立刻动手裁剪衣料,希望可以赶在母亲回家前将衣服赶制出来。当晚,将母亲哄进房间入睡后,金春丽轻手轻脚地忙碌起来。

凌晨2点,完工的金春丽发现母亲不知何时坐在了沙发上,陪着自己一起熬夜。看着歪靠在沙发上打盹的母亲,金春丽将母亲喊醒,递上自己刚做好的衣服说:“妈,衣服做好了你试试,看看哪不合身我再改改。”

母亲没说话,接过金春丽递来的衣服套在身上,摸着衣服的针脚说:“你做得真好。”看着母亲满足的笑容,金春丽感到幸福无比。

2015年国庆节,“妈衣团”成员聚会了一次,大伙就像一家人一样,聊着彼此的喜怒哀乐。

金春丽说,截止目前,“妈衣团”已经有了300多名群员,有全职太太,也有高层白领。她们抽出空闲时间,将一块块布料变成一件件充满对家人爱意的手工衣。妈妈们不仅学会了缝衣手艺,也拉近了和家人的距离。

2015年初冬,“妈衣团”群员开始为家人准备取暖必备的手套围巾,各自在群里晒成果。

看着大家热烈地讨论手套围巾的制作方法,金春丽也抽出时间编写了制作教程,放在群中供新人学习。同时相约一起动手,为家人制作一份“感恩节”礼物。

责任编辑:余振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