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博爱杂志真情讲述正文
“熊猫血”女子奇迹重生
打印本页 2016-03-01 来源:《博爱》

文/风筝


生死攸关  迪拜男神从天降


王霞从小命运多舛。1971年,她出生在湖北省安陆市一个农民家庭,因为父亲体弱多病,家境艰难,母亲只好含泪将她送给别人家做养女。

起初,养父将王霞视为掌上明珠。可是自从养母生了孩子,王霞的地位就一落千丈,小小年纪就开始做粗活重活。虽然学习成绩很好,但是上完初中后,养母便让她辍学了。

辍学后,王霞在一家五金厂打工,期间结识了现在的丈夫。1994年两人结婚,次年生下一个儿子。

为了多赚钱,王霞承包了一个酒楼。谁知这时丈夫迷上了打麻将,将生意全推给王霞。既要忙生意,又要照顾孩子,更要提防丈夫赌钱,王霞身心俱疲,体质越来越差。

2006年11月,对丈夫绝望的王霞选择了离婚,儿子和财产都归了丈夫。净身出户的她只身一人到温州打工,离婚后的忧郁和对儿子的思念让她日渐憔悴清瘦。

2007年8月,王霞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医生告诉王霞:“如果不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只能靠药物或不断输血维持生命;造血干细胞配型移植的成功率很低,医药费也非常昂贵。而且你的血型是罕见的‘熊猫血’(RH阴性血)。别说造血干细胞移植,输血都是很困难的事。”

做手术的机会微乎其微,而想维持生命,医疗费会是一个永远填不满的黑窟窿。王霞越想越绝望,买了安眠药,想结束生命。可是,每次把药片送到嘴边时,眼前总会浮现儿子的身影,欲死的决心瞬间轰塌。为了孩子,王霞擦干眼泪,硬撑着继续上班。

刚离婚便患上重病,生命尚且不保却为了儿子坚持工作,王霞的悲惨遭遇引发了媒体的关注。经报道,爱心市民纷纷伸出援手。借助8万多元善款,王霞完成了全身大换血,这样可以让病情暂不发作。

此后,王霞四处奔走,寻求能与自己配型成功的造血干细胞。遗憾的是,兄弟姐妹没有一个人是熊猫血。一番周折后,她只得回到温州,一边上班,一边继续寻找能配型的造血干细胞。

2009年3月,王霞的朋友打听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在上海征集RH阴性血型志愿者,成为志愿者的患者会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大力援助,于是建议她去试一试。

王霞紧紧抓住这根救命的稻草,很快赶到上海。针对她的病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出一个条件:只要王霞愿意死后捐出遗体做RH阴性血的医学研究样本,他们就会帮她在全球范围内寻求配型合适的造血干细胞,并提供资助。慎重考虑后,王霞同意了。随后,一份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出的求助消息在全球范围散播开来……

四个月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传来了好消息:配型供体在迪拜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中找到了!捐献者是一位迪拜的男子,名叫约瑟夫,比王霞大五岁。

2009年中秋节,约瑟夫来到上海,和王霞进行了第二次配型比对,再次配型成功。至此,王霞看到了重生的希望,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浴火重生  病床之上考大学


由于王霞和约瑟夫都是稀有的熊猫血,手术中出现稍许差池都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危险。为确保手术成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建议王霞去迪拜做手术。

虽然国外的医疗技术比国内成熟,可是经过询问,王霞的心凉了半截:预计医药费需要400多万。虽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资助了130万,可是仍有270多万的缺口。

得知王霞的顾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赶紧和迪拜的医院协商。对方同意先为其做手术,然后分期收取医药费。

这时,约瑟夫告诉王霞:“我可以帮助你提供挣钱的机会。”朋友们也劝慰她:“先救命要紧。迪拜遍地是黄金,只要治好身体,就有发财的机会。”

媒体对王霞的跟踪报道,让人们得知了她的困难,社会各界再次伸出援手。11月中旬,带着20多万善款,王霞飞赴迪拜,住进了迪拜皇家医院。

通过系统检查,院方确定了手术方案,随后为王霞做了手术。一周后检查发现,约瑟夫的造血干细胞已经在王霞体内开始造血。这意味着只要度过排异期,王霞的身体便能慢慢好转。这样的手术效果让医患双方都喜出望外,约瑟夫也非常开心,他还出资让王霞去伊朗格什姆岛疗养。

格什姆岛是波斯湾最大的岛屿,环境优美,四周有曲折的海岸线和金色的沙滩,更有可口的甜瓜和椰枣,当地有钱人将这里做为首选疗养地。可是,身处福地,王霞心里却痛苦不堪:在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连个听懂她说话的人都没有,再想到背负的巨额债务,更觉透不过气来。王霞苦苦思索如何还清巨债。

在王霞情绪苦闷的日子里,约瑟夫经常来探望她,耐心劝慰,想方设法哄她开心。有一次,王霞因心情不好不想吃饭,约瑟夫拿出手机,里面竟有一张王霞儿子近期的照片。看到儿子的照片,王霞激动不已,决心为了儿子好好活下去,重新树立起生活的信心。

一次闲聊时,王霞说出了自己想在迪拜打工还钱的想法。约瑟夫严肃地告诉她:“其实,迪拜并非遍地黄金。相反,学问不高的打工者在这里挣钱的机会很少,也得不到尊重。因此,通过学习提高自己才是唯一的出路。”

这个建议让王霞眼前一亮,她马上表示愿意努力尝试。约瑟夫见她如此有上进心,很快给她送来了书本。在约瑟夫的鼓励和帮助下,王霞开始在病床上自学阿拉伯语和伊朗语。

38岁重捧书本,困难不言而喻。可王霞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对一切机遇格外珍惜,因此学得非常认真。半年后,约瑟夫再来探望时,王霞已经能用流利的阿拉伯语和他对话了。

天道酬勤。在结束为期一年的疗养时,王霞也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2010年,她进入迪拜大学就读外贸经济学专业。


逆袭归来  用爱回报社会


上大学后,王霞正式开启了还债计划。每天上完课,完成当天的作业,就匆匆赶去做兼职。她做过广告策划、酒吧服务员、发过传单……独自拼搏在异乡,困难重重,但王霞从未想过放弃。

约瑟夫一直与王霞保持联系,时常去学校看望她。有一次,他发现王霞躺在宿舍床上,痛苦地蜷缩成一团,脸色蜡黄,头上直冒虚汗,急忙询问怎么了。得知王霞是因为工作太累导致身体不适,约瑟夫很是心疼,他想:如果王霞继续这样劳累,不仅不利于身体的恢复;而且一旦病情复发,所有的心血和努力都会付诸东流。

几天后,约瑟夫再次来看望王霞,告诉她:“我已经替你还清了欠医院的费用,现在你可以安心学习,好好保养身体了。”

听了这话,王霞震惊极了,对他的热心相助感激不已。这时她才知道,平易近人的约瑟夫竟是一位富豪,担任当地一位颇有名望的酋长的秘书,还经营着几家公司,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富商巨贾。

因为约瑟夫帮忙还清了欠款,王霞没有了思想负担,身体得到了良好的恢复。这一年,她平稳度过了排异期,体重增加了十多斤,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对此,约瑟夫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约瑟夫不仅为王霞捐献造血干细胞,出资相助帮她脱离苦海,而且帮她联系了很多翻译业务。每当有中国企业家前来迪拜谈生意,约瑟夫都会推荐王霞当翻译。渐渐地,王霞在翻译圈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很多去迪拜旅行的华人也请她做翻译和向导。

迪拜的工资是日结,每天结束工作后,王霞只留下第二天的生活费,然后来到约瑟夫家,把剩下的钱还给他。这种连续还款的生活,王霞整整坚持了两年,终于还清了约瑟夫垫付的医药费。

还清债务后,王霞又在迪拜工作了一年,既完成了学业,也攒下了自己创业的第一桶金。2014年5月21日,她回到家乡安陆市,开了一家大型养生会馆。经过病魔的洗礼,她更加懂得了敬畏生命和播洒爱心。一切步入正轨后,她全身心地投入到慈善公益事业中,先后给舟山、青岛、沈阳的多位白血病患者捐款数万元。

离开迪拜后,王霞和约瑟夫一直保持联系。2015年9月,约瑟夫到北京旅游,王霞全程陪同,给他做翻译。看着阳光而自信的王霞,约瑟夫说:“你变美丽了,而且更有气质。”王霞感激地说:“那是因为你不仅救了我的命,让我获得了新生,而且你乐于助人的精神也感染了我。我愿意把爱传播下去,用爱照亮未来的人生。”

责任编辑:谢云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