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博爱杂志家教档案正文
妈妈的“圣诞礼物”送到女儿80岁
打印本页 2016-03-01 来源:《博爱》

口述/尹建莉   整理/芳草


尹建莉是国内著名教育专家,教育学硕士,从教多年,现从事家庭教育研究及咨询工作。她不仅对家庭教育有精深研究,并且培养了一个优秀的女儿,著有畅销书《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圣诞老人送来礼物


“妈妈,祝您节日快乐。今天,我终于收到了圣诞老人送给我的珍贵礼物——一位帅气的白马王子。”2015年圣诞节,我收到在香港工作的女儿圆圆的微信,多年来的牵挂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我知道,圣诞老人陪着女儿长大了。2014年圣诞节,圆圆还收到了“圣诞老人”(其实她早已知道就是她的妈妈)的“爱情祝福”,终于梦想成真了。

在我们家,圣诞节是个重要的日子。这和宗教无关,只是女儿的另一个“儿童节”。从女儿两岁开始,我们就开始给她送圣诞礼物。

我告诉女儿:“这些礼物是一个叫圣诞老人的爷爷送来的。”圆圆感到惊奇,也为收到礼物惊喜不已。

我还说:“圣诞老人很喜欢圆圆,以后每年圣诞节都会送礼物。”

女儿有些担心:“圣诞老爷爷会不会忘了呢?”

我肯定地保证:“不会,圣诞老人每年都惦记着给小朋友送礼物,肯定会按时来的。”

一年圣诞节前夕,圆圆激动地猜测自己将会收到什么礼物,对我说:“我想要一个穿公主裙的芭比娃娃。”这个愿望,圆圆说过好多次了。

我告诉她:“圣诞老人很会猜小朋友的心思,你想要什么他就给你送什么。”

望着窗外晴好的天气,圆圆又有些犯愁:“没有雪,圣诞老人的雪橇怎么走呢?”

我说:“圣诞老人的雪橇在白云和空气中飞行,你不用担心。”

当晚,圆圆睡着后,我赶快拿出几张精美的包装纸,将芭比娃娃包好,还为它扎上一条漂亮的绸带。

翌日清晨,圆圆一睁眼就看到了期待已久的礼物,惊讶地说:“圣诞老人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我佯装猜测的样子解释:“可能你对爸妈说的时候,被他听到了吧?”

圆圆对圣诞节的喜爱,超过了我们小时候对春节的钟爱。但是,好长时间,圆圆觉得蹊跷:“为什么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没有收到礼物呢?”

我说:“爸妈经常在心里对圣诞老人说,圆圆是个可爱的孩子,请您每年不要忘记给她送礼物。其他小朋友的爸妈可能忘记对圣诞老人说了。”


妈妈是圣诞老人


只有在天使的世界里,圣诞老人才千真万确地存在。

每次圣诞节后,我都紧接着考虑圣诞老人下次该送女儿什么礼物。平时,则留意女儿的愿望,关注她想要什么,发现可以作为圣诞礼物的东西,就先买下藏起来。

有一次,圆圆玩耍时突然说,她想给芭比娃娃找个男朋友。我几次带着女儿到商场寻找,都没有发现男芭比娃娃。圣诞节快到了,我买了一个面相看起来英俊的女芭比,回家后把头发剪短,做了帽子和男装,配上一双长靴。圣诞节早上,当芭比公主的“男朋友”出现时,圆圆喜出望外,没想到,圣诞老人真的给她送来了“男朋友”。

不过,圆圆很快发现“男朋友”帽子的布料和她的一条旧裙子的面料一样。我也假装惊讶地说;“是啊,怎么这么巧呢?”我知道,总会有越来越多的线索向她提示圣诞老人是谁,但无所谓,该知道的她总会知道的。

圆圆年龄稍大时,对圣诞老人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有时,收到礼物后,她会去问其他小朋友收到没有。结果,很多小朋友告诉她:“根本没有圣诞老人。”

圆圆问我:“到底有没有圣诞老人啊?”

我说:“有啊!他不是年年都来给你送礼物吗?妈妈怎么可能半夜去买东西呢?”

虽然得到我的证实,圆圆表面放心了,但依然半信半疑。

一次,圆圆收到一个穿着宫廷华服的洋娃娃,我一时得意,说:“这个娃娃这么漂亮才80元,百货大楼那个没这个好,却卖120元。看来,还是小店的东西便宜。”

圆圆察觉到我说漏了嘴,却不揭穿,对有点不好意思的我说:“圣诞老人还到各个商店转悠,比价格呢!”

假期回姥姥家,一天,我在卫生间洗头,听到女儿对姥姥说:“这个娃娃是圣诞老人送我的。”

姥姥逗她:“圣诞老人年年给你送礼物,他到底在哪里呢?”

圆圆顿了一下,神秘地说:“正在卫生间洗头呢!”


爱是最好的礼物


一直到圆圆上高中、大学、工作,这个“秘密”我们都没说破。我依然会在每年圣诞节送她礼物。当然,随着年龄增长,再送些“小儿科”的东西是不行了。我开始送一些“含金量”较高的东西,比如书籍、衣服、手机、乐器……

我们经常一起读书,圆圆的阅读能力极为出色。我之所以建议她读金庸的小说,是因为这些作品悬念重重,情节有趣,能吸引人读下去。而且,金庸的文字规范,笔法老练,通俗流畅。更重要的是,小说里的人物爱憎分明,符合少年审美心理。即使有些爱情描写,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纯洁和干净。圆圆一接触这个“圣诞礼物”,就被迷住了,只用了半年时间就把金庸的十四部、近四十本武侠小说读完了。

大量的阅读激发了女儿对经典作品的喜爱,其后陆续读完了郑渊洁系列童话故事书、外国名著《简爱》《鲁滨逊漂流记》及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等。

由于喜欢音乐,又有“圣诞老人”送的二胡,圆圆练得很刻苦,也很快乐。准备参加二胡考级时,圆圆上寄宿学校,只能周末回家练习。可是只要二胡一响,楼下邻居就敲暖气管。开始,我们不认为是针对二胡来的。楼层本来隔音不好,谁家有个动静,都能隐约听到,但音量不会影响生活。后来,楼下邻居登门“拜访”,我们才知道邻居家的孩子当年要高考。圆圆不能在晚上练二胡了,只能利用楼下女孩周六去学校上课的时间拉。我当时就替这个女孩担忧,家长如此响亮地敲打暖气管,其实是不断在提醒孩子有噪音。如果她整天竖着耳朵听噪音,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吗?女孩果真复读了。

高考前两个月,圆圆的姥姥来我家住,总担心电视吵着女儿的学习。我就一次次地告诉她没事。一直以来,我都有意无意地培养她抗干扰的能力,甚至还长期“怂恿”她边看电视边写作业。当时,我家附近一幢新楼正在施工,晚上十一二点都能听到大卡车的轰鸣声,会持续到凌晨三四点。圆圆却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丝毫没有对噪音产生焦虑,睡眠也很好。

当年高考,圆圆的语文得了140分,总成绩超过当年清华大学的录取分数线22分,被内地和香港两所名校同时录取。鉴于她在个性品格方面表现出超越年龄的成熟、自主自立、乐于助人,还被评为“北京市市级三好学生”。

圆圆到香港上大学后,我就对她完全放飞了。一次,我故意逗她:“你还要不要圣诞礼物啊?”

圆圆毫不犹豫地说:“要。”

这个回答让我感到惊讶,不禁追问:“那你长多大就不要了?”

圆圆回答:“80岁。”

我笑了。看来,圣诞老人还得一趟一趟从北极跑到香港呢!这份惊喜让圆圆的人生过得与众不同,充满期待和希望,她的梦也如童话一样美丽。这让我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让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爱,她才能给别人带来快乐和惊喜。

我的第一本教育著作《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出版后,荣获20多项图书大奖,在中国大陆第70次印刷,被译成多种文字,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全球发行总数700多万册,被视为“业界的出版神话”。我想,这与我和女儿的共同成长是密不可分的。不久前,我的第二本家教著作《最美的教育最简单》面世,可以说,这是女儿送给我的又一份关于爱的礼物。

责任编辑:谢云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