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博爱杂志 红十字情缘正文
做一辈子红十字志愿者
打印本页 2017-02-23 来源:《博爱》

文/叶如陵


七十年代初,我告别了优越的工作和舒适的生活,奔赴西藏,一去就是31年。

2000年,我从西藏退休回到北京,看到社区居民存在看病贵、看病难的困难。我想,一个人要改变大环境很难,但是可以改变小环境,比如缓解社区老人看病难的困难。于是,我谢绝了高薪返聘,留在社区为居民看病。我把家中电话设为咨询热线,24小时随叫随到,还开设了“健康大课堂”。

北京市红十字会和朝阳区红十字会给了我强大的支持,赠送社区一台医用房车,我以此为基础,成立了“红十字博爱小屋”。16年来,我坚持为社区居民、外来打工者和空巢老人义务看病咨询,免费为糖尿病老人监测空腹和餐后血糖,受到社区居民的欢迎。

大家用四句话表达对“红十字博爱小屋”的热爱:

第一句是,“红十字博爱小屋”是社区居民健康的保护神。空巢老人生病了,我送他们住院;失独老人去世,我为他们擦洗、穿衣,送往太平间。

第二句是,“红十字博爱小屋”是社区和谐的好帮手。一家三级甲等医院的专家对小区居民说:“社区有这样一位好医生,是你们的福气,你们社区就和谐了。”

第三句是,“红十字博爱小屋”是社区特殊文化教育的好推手。街道有一份报纸叫《拾香》,每期都有“叶如陵健康一谈”,已发了100多期。街道每年还会发行我写的《老年保健知识手册》,北京市朝阳区教委和北京市志愿者联合会出版了我写的《急救自救与常见病多发病防治》一书,受到朝阳区居民和新疆少数民族群众的欢迎。

第四句是,“红十字博爱小屋”是大医院在社区的延续。附近两个大医院组织了医务人员志愿服务小分队,定期参加“红十字博爱小屋”活动,为老人看病咨询。

加拿大红十字会到“红十字博爱小屋”进行考察,认为“‘红十字博爱小屋’是大医院在社区的延续”,很有新意和示范作用,值得他们借鉴。

我热爱红十字事业,积极为红十字工作出力。2015年,我被中宣部和中组部分别授予“全国最美志愿者”“全国和北京市首批优秀五星级志愿者”等荣誉称号。感谢各级红十字组织对我作为志愿者的关心和爱护,特别要感谢朝阳区红十字会。这些年来,他们为“红十字博爱小屋”提供医疗用品、医疗设备、修缮小屋并指导小屋的志愿服务工作。

更让我难忘的是2015年4月的一个上午,朝阳区组织志愿者、少先队员和群众到清河乡植树。植树现场,我有幸见到了习总书记。习总书记问我:“你志愿服务做些什么?”我回答:“我成立了一个爱心小屋。”习总书记接着问:“小屋都做些什么志愿活动?”我尽量简单地答道:“我是一个医生和老党员,为老人邻里提供基本医疗保障,为年轻人传承信仰,用爱心、知识、奉献、坚持做志愿服务。”

习总书记高兴地直起身来和我握手。

我激动地对习总书记说:“这是您第二次和我握手。”

习总书记有些意外:“是吗?”

我说:“2011年,我们党成立90 周年,党中央表彰了50位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您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了我们。”

习总书记高兴地说:“你还是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向你学习。”

这时,我突来灵感,对习总书记说:“我想送您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习总书记笑着问。

我从我的志愿者马甲上取下了“五星级志愿者徽章”送给总书记。

习总书记仔细地看着徽章,大声说:“太好了,我要好好保存。”接着,他深情地说:“志愿者要多做志愿服务工作,多开展活动,做政府还不能做到的事,凝聚人心,发挥正能量。”

我今年76岁了,从事志愿工作16年,渐渐认识到:一个红十字志愿者做一天好事善事,容易;做一辈子好事善事,很难。我将继续把红十字志愿服务作为我生活的主要支柱,为红十字事业奋斗一生。

责任编辑:陈晓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