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博爱杂志 红十字情缘正文
我把青春献给你
打印本页 2017-02-23 来源:《博爱》

文/陈孟湘


初入大学,我第一次接触红十字工作, 到现在,已有两年了。从应急救护到无偿献血,从志愿服务到赈济募捐,再到现在的预防艾滋病青年同伴教育。

每当回顾红十字的起源,想起亨利•杜南先生那朴素而真挚的伟大设想,我总会热泪盈眶。在红十字的世界里,人们渴望的、不受歧视的平等关怀真的实现了。这是爱与奉献的回响,是人道主义的伟大力量。

在参与红十字“防艾”工作之前,我曾天真地以为,艾滋病与我们相距甚远。现在,我学会了以一种正式、严肃、认真的态度重新审视艾滋——它极有可能就在你我的身边。

作为一名同伴教育主持人,我常常会有这样的思考:艾滋病肆虐到底是谁的错?

记得培训课程中有位同学在分享“HIV是什么”时,很天才地把病毒的外形图画了出来。他说:“同学们,看这病毒的样子很恶心、很讨厌是吧?那就赶快加入到抗击它的行列中来吧。”这样的描述形象生动,很有感染力。但是却把艾滋病“怪罪”到了这小小的病毒上。

艾滋病病毒真的有罪吗?我不禁想起毕淑敏在《花冠病毒》中提到的“病毒无辜论”。说到底,人类与病毒都是地球上的生命形式而已。人类感染上HIV,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的过错,是因为自己无知、涉险与弄巧成拙。所以,艾滋病肆虐的罪魁祸首不该是病毒,而是我们自己。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通过大力宣传来帮助人们防止艾滋病的传播蔓延。我们尚不能战胜病毒,只能首先战胜自己。

有人说,战胜艾滋病的武器只有两个——科学和爱。大概可以解释为“用科学手段研制出药物或疫苗”“用人道关怀消除歧视,提供支持,将感染者冰山水面化”。

我们希望,有朝一日,所有病毒感染者都浮出水面,所有人都不再共用针具,不再进行无防护性行为。到那时,人类才能真正彻底遏制病毒蔓延。

对于那些病毒携带者,则要给予完善的抗病毒治疗,直至他们故去,体内病毒载量降为零,艾滋病从此消失。

关于艾滋问题,有太多的“为什么”围绕在我们身边——为什么我们要做关于“艾滋病”的同伴教育而不是其他病?为什么艾滋病病毒明明那么脆弱,杀伤力却那么大?为什么艾滋病会在人们无意识的情况下大肆蔓延?为什么大多数感染者没有“浮出水面”?我们现在能为艾滋病防治做些什么?

我想,现在唯一能做的,应该就是坚持吧——坚持传播艾滋知识,坚持倡导健康的行为方式,坚持消除歧视、倡导关怀,坚持努力做好现在这份工作,让更多人从中获益,感受到温暖,看到爱与希望。

对于艾滋的关注让我开始重新审视生命以及生命科学。她充盈着太多变数和谜团,连结着无限可能,以及遥远宇宙中的未知和世间的伦理。如果说,唯有人性之恶才能毁灭人类,那么也可以说唯有人性之善才能拯救人类。

让我们相信科学的力量,相信爱的正能量,它们将引领我们走向光辉的未来。

我愿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你——人道主义!

责任编辑:陈晓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