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博爱杂志亲情美文正文
向大地讨饭的母亲
打印本页 2016-04-01 来源:《博爱》

文/徐立新


母亲年轻时动过三次手术,落下了怕冷畏寒后遗症。

对母亲来说,一年之中,最难熬的便是冬天。因为严寒,她的身体会出现出各种不适:嗓子发痒、关节疼痛、腰酸背痛、双眼总流泪……看过不少医生,但都未给出有效的治疗方法,只叮嘱她注意保暖,尽量少外出,避风寒。

乡下的老屋年久失修,冷风从破损的墙缝里灌入,如同冰窟。母亲不愿意来城里跟我一起住。无奈,我只得在镇上买了一套新房,让母亲住了进去。

新房的保暖效果很好,加之安上了取暖器,这个冬天,母亲住在里面一定会舒服很多。

元旦前夕,我出差路过老家,趁机去看母亲,她却不在新房。邻居们说,他们平时很少见到母亲。我心中生疑,立即赶往乡下老屋。

母亲也不在老屋。向村里人打听,他们都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地说不知道。后来才有人告诉我:“你去圩野上看看,你妈应该在那。”

冬日的野圩上,一片萧瑟,非常阴冷,寒风无遮无挡地吹得我浑身直发抖。看到一个人远远地站在地里,我一下子便认出那是母亲。因为她身上穿的那件又重又厚的旧棉袄,我再熟悉不过的了——从我记事起便记得,每年冬天母亲都会穿着它。一晃30多年过去了,那件棉袄早已不保暖了,可母亲还是舍不得扔掉,依旧穿在身上。

“妈,这么冷的天,您跑到别人地里干啥?”走近后,我疑惑地问拿着锄头正在翻地的母亲。

我的突然突现,似乎让母亲惊慌了一下,但她马上恢复了平静:“我看看有没有他们挖丢的红薯,翻点回去吃。”

“难道您不怕冷了吗?想吃红薯我去镇上帮你买。”我责怪着,不由分说地拉着她便往回赶。可到了镇上,母亲死活不让我给她买红薯,让我有些纳闷。

直到回城后,堂哥给我打来电话:“有一件事,我觉得还是得告诉你。”

“什么事?”

“你妈一直都在老家种地,根本没在新房里住。”

“不会吧?”我惊讶不已,“每次回家,看到我家的地都荒在那,根本没种东西呀。”

“是没种你们自己家的地,可她种了别人家的地呀。”堂哥说,“她种了十几亩别人的地。小麦、油菜、红薯、瓜果,啥都种,然后拿到镇上去卖。”

堂哥告诉我,由于我坚决不让母亲种地,她就想出了一个糊弄我的办法:偷偷种村里外出务工人家的地,而且反复对大家交代,一定要替她保守秘密,不要让我知道。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每次回家,母亲总能将我车后备箱里塞满各种土特产,并谎称是乡下亲戚们给的,或是从镇上买回来的。

母亲有严重的关节炎,走路很不方便。我无法想象她独自一人翻土、播种、施肥、除草以及收割时的艰难。

年近七旬,早该颐养天年的母亲还是闲不下来。母亲怕冷,可她却不愿意待在暖和的新房里,非要自食其力。她是不想给我增加负担呀!母亲曾无意间跟我说过,人在世上活一天,就要干一天的活,她是不会待在家里吃闲饭,拖累我的。

这就是母亲,纵然怕冷畏寒,但依然站在冽冽的寒风中,挥动锄头,靠自身的气力,向大地讨一口饭。

责任编辑:余振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