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博爱杂志亲情美文正文
一张预订的车票
打印本页 2016-04-01 来源:《博爱》

文/张翔


元旦刚过,父亲就多次在电话里问我,春节什么时候回家。

对于为了梦想与生活而在外打拼的人来说,回家过年是盼望已久的事。可何时回去,真不是自己说了算的。我总以“过年还早,等等再说”敷衍,电话那端,能感到父亲的失落。

然而,每次通话,父亲依旧“不倦”地询问。听多了,心里就有点烦。“不知道,不知道”,生硬的语气使我们的通话变得尴尬,经常匆匆结束。

一次,我正焦头烂额地工作。父亲突然打来电话,高兴地说高铁通了,问我回家坐卧铺还是坐高铁,又说看看时刻表哪趟适合我。又在侧面打听我何时能回家。我急了,冲着电话大声嚷,我不回家了。然后,气哄哄地挂了电话。刚挂完,我就后悔了,那句话肯定伤了父亲的心。

临近春节,终于可以定下回家的时间了,可去订票网站一看,什么票都没了。连刷了几天,结果依旧。再打电话订汽车票,也一无所获。

我沮丧地给家里打电话,让父母做好我无法回家过年的心理准备。母亲问了我确切的回家时间,居然淡定地让我去取票。

我半信半疑地来到火车站,刷身份证在自动取票机上取票。竟然是两张!

原来,父亲得知火车票能提前60天订,又想着我没时间抢票,就看着日历算时间,在订票网站上不断地刷票、打订票热线,好不容易订到一张卧铺票。高铁通了,他又疯狂地为我抢到了一张高铁票。订好了票,不敢告诉我,怕我不能按他“自作主张”的时间回家,便一再地询问。而我却蒙在鼓里,还冲他发脾气。

拿着一张卧铺票、一张高铁票,寒风中的我感觉心里热热的。拨通家里的电话,是瞬间传来父亲的声音。我正想道歉,父亲却抢先说:“什么也别带,人回来就好。坐高铁,时间合适又快。”

“嗯嗯,听老爸的。”我愉快地答应。

父子间不需道歉,无论我做过什么,父亲从来没怪罪过我。

责任编辑:陈晓亚